橙色框是可以接受的,绿框是特别喜欢的_(:з」∠)_,说那么多还不是没有主

画不出段老师百分之一的美貌,段老师在做程序员之前简直是白月光啊

段老师是什么神仙颜值神仙人设。。。磕不到粮的我可能要自割腿肉了

不想背单词于是画了一只沈教授的眼睛

我很少做梦的,还曾经暗暗可惜过是不是因此错过了不少奇思妙想。
临睡之际,又听人谈起梦境,我想起来我记得的最近的一次梦,大概在一个月以前。
我和妈妈温温柔柔的聊天,我说我讨厌一个小孩,想杀了他,我妈妈依然温温柔柔的,说好啊。
等那小孩回来,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水果刀,把那小孩按倒在地,狠狠划了他的喉咙。他被我划伤的地方像小伤口一样缓缓渗出血来,梦里总是有奇怪的地方,那种程度的划伤应该是会喷溅出血的。
那小孩没死,只是因为声带划伤,张嘴想哭却没有声音,我见人没死突然有些慌,紧紧握着刀思考那些一刀足以致命的地方。
太阳穴,耳后软骨,后脑下的软处。。。
我从太阳穴下刀,一刺却没有刺进去,又换到耳后,从软骨处刺入,那小孩却依然没死,我越来越慌,把刺入的刀旋转了一下,这一下应该能绞碎他半个脑子,还是没有死……
我梦到这里就惊醒了,算是噩梦吗?我倒没被吓到,只是慌乱与惊惧。
梦对我也许不算好的吧。